ADVERTISEMENT

People

事业的阶梯:贺耘

学界和产业的机遇吸引中国化学家赴美,后又返华

by Jean-François Tremblay/文
May 2, 2018 | APPEARED IN VOLUME 96, ISSUE 19

 

1979
资源有限的学校

图 版权所有:贺耘
 

贺耘成长于中国西南城市重庆的郊区,他曾在当地公立中学就读。对那所学校,他用“非常贫困”来形容。幸运的是,在那里他遇到了一名专业训练有素且充满热情的化学老师,引领他进入化学的世界。高中毕业那年,全校150名毕业生仅有两名学生获得大学录取,贺耘便是其中之一。他选择前往重庆西南大学攻读化学专业,后又在兰州大学获得了化学硕士学位。“(兰州大学)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他回忆道,但是他并未退却,因为兰州大学拥有当时中国顶尖的化学系。“我热爱它,从未逃过一天课,”他说。

1988
前往美国

贺耘第一次接触海外世界是当他成为香港中文大学的一名博士生。这座城市带给他的深刻印象不仅仅是高楼大厦,还有学校极其专业渊博的老师们。“他们在哈佛大学等世界名校受过教育。当时对我而言,这是无法想象的”,贺耘说。1989年,他离开香港前往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Iowa State University)继续攻读博士学位。虽然一切顺利,但贺耘却在获得博士学位前选择了离开,加入芝加哥的美国雅培公司药物研发院。雅培的企业研发的力度之大让他印象深刻,“这带给我许多挑战,但我非常享受这些挑战;我有时候甚至会睡在实验室”,他这样描述自己在雅培的日子。他参与了几项雅培申请的专利。

1995
斯克利普斯研究所,获取博士学位

图 版权所有:贺耘
 

几年后,他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斯克利普斯研究所(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重新踏上求取博士学位的征途。在他的印象里,斯克利普斯拥有良好的研究氛围,优秀的学生以及不断涌现的突破性研究成果。“那里的研究重点是生物医学的跨学科研究是,”他回忆道。斯克利普斯的研究氛围推动着贺耘无时无刻地工作,在35岁那年他获得了博士学位。他说,“我曾认为自己在获取博士学位上浪费了太多时间,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值得。”

1999
重返产业

图 版权所有:贺耘
 

获得博士学位之后,他选择在一个小型生物技术公司——美国Ionis 制药公司(Ionis Pharmaceuticals)工作,该公司当时正在开展独特的创新研究。两年后,他被美国诺华研究基金会(Novartis Research Foundation)招募去帮助基金会下的基因研究所建立药物化学研究。他还曾任中美生物医学药学专业协会(Sino-America Biotechnology & Pharmaceutical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 ,SABPA)圣地亚哥分会主席,该职让他对中国国内相关状况密切关注。

今日
重返中国和学界

图 版权所有:贺耘
 

在中美生物医学药学专业协会的工作让贺耘感受到中国“即将腾飞”。为了发挥自己的作用,贺耘接受了罗氏公司(Roche)递来的橄榄枝,担任罗氏研发中心(中国)有限公司上海研发中心的药物化学高级总监。两年后,他成为保诺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BioDuro)的首席科学家。2012年,他加入重庆大学新成立的创新药物中心,领导并创建了重庆大学药学院,目前担任院长。他努力促进产业合作,还运行数个生物技术创业项目。回顾自己多年来的丰富经历,他表示引导自己不断前行的理念是“努力工作,坚持不懈,不断开拓”。

Advertisement

Article:

This article has been sent to the following recipient:

Leave A Comment

*Required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