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4 /5 FREE ARTICLES LEFT THIS MONTH Remaining
Chemistry matters. Join us to get the news you need.

If you have an ACS member number, please enter it here so we can link this account to your membership. (optional)

ACS values your privacy. By submitting your information, you are gaining access to C&EN and subscribing to our weekly newsletter. We use the information you provide to make your reading experience better, and we will never sell your data to third party members.

ENJOY UNLIMITED ACCES TO C&EN

Pharmaceuticals

台湾生物科技产业处于十字路口

经过数年强劲扩张,该产业正感受成长之痛

by 作者 Jean-François Tremblay
June 11, 2018 | APPEARED IN VOLUME 96, ISSUE 24

 

图片来源: iStock
台湾的大多数生物科技公司都位于该岛繁忙的首府台北市。
 

当台湾现任总统蔡英文当选时,普遍预期这将为该岛生物科技行业带来一个黄金时代。蔡英文来自生物科技产业,曾担任过著名生物技术初创企业宇昌生技(中裕新药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的董事长。她的副总统是拥有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学历的流行病学专家,而行政院长则拥有哈佛大学公共卫生硕士学位。

但大体来说,对生物科技产业的高期望尚未实现。有人说,政府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在过去两年中,当地赫赫有名的生化专家翁启惠卷入了一场复杂的内幕交易和腐败丑闻,给整个行业蒙上阴影,并凸显出台湾对其生物技术行业的监管能力的缺陷。

尽管如此,自从几十年前开始推广生物科技以来,台湾已经取得了大量成就。多家生物技术公司有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后期临床试验的候选药物。该岛似乎正将生物技术与其相当发达的电子学知识相融合,创造出新一代创新型医疗设备。

比大多数更成功

考虑到世界各地的许多行政机构 —— 无论是市政府、州政府还是国家机构 —— 都试图扶植生物技术产业,而大部分都失败了,台湾的成就值得注意。

生物技术企业家、台湾生物产业发展协会理事长李钟熙提供了一些观点。他早年在在美国伊利诺伊理工大学获得化学工程专业博士学位,并在阿贡国家实验室工作了一段时间,然后在90年代回到台湾。在将近7年的时间里,他领导了台湾工业技术研究院(ITRI),这是一个庞大的台湾政府实验室,有6000名员工,其中1200人拥有博士学位。在此期间,李钟熙创立了该研究院的生物医学技术和设备研究实验室。他还领导了财团法人生物技术开发中心(DCB),这是另一个为提升台湾药物开发能力而创建的政府实验室。

图片作者: Jean-François Tremblay/C&EN
台湾政府最近在台北市郊建立园区,孵化生物科技企业。
 

“台湾在20世纪80年代制定了第一个生物科技战略,那时这个行业在全球还处于初期阶段,”李钟熙说。除了最近的停顿,该岛的生物科技产业在过去十年中可谓蓬勃发展,他说。 1984年,没有一家台湾生物技术公司在证券交易所上市;今天,台湾拥有100多家生物科技上市公司,总市值近250亿美元。20年前,台湾没有实验室提供毒理学、生物安全、药物代谢和药代动力学(DMPK)的能力,而现在有几家私营公司提供这些服务。

“台湾所做的正确之处在于过去20年来稳定的政府研究经费,”李钟熙说。他指出,政府每年向ITRIDCB提供1亿至1亿7千万美元的经费。“毫无疑问,政府想要支持。”

台湾神隆股份有限公司是台南的一家药物活性成分的合约制造商,总经理陈勇发注意到台湾客户越来越多。他说,最初,神隆专门为西方客户提供服务。

他说:“台湾客户更愿意来找我们,而不是其他地方的合约制造商,因为沟通更方便。”目前,该公司的岛内业务规模不大,因为台湾客户往往处于药物开发过程的早期阶段。但“这个行业正在蓬勃发展,”他说。事实上,神隆股份也启动了自己的肿瘤药物开发项目,由一名原DCB科学家领导。

神隆股份最大的台湾客户之一是太景生物科技,该公司针对传染病、癌症和糖尿病并发症开发药物。神隆为太景生产了临床数量的布利沙福burixafor,这是目前在美国进行的II期临床试验中用于治疗白血病的干细胞驱动剂。

太景的创始人、董事长兼执行长许明珠是台湾生物科技产业的另一位先驱。在1998年回到台湾之前,她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 - 香槟分校获得了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在洛克菲勒大学任教;并领导罗氏在美国的肿瘤学和病毒学研究。她在台湾实施了一项生物技术计划,促进了67个大学部门和研究机构之间的合作。之后她在2001年创办了太景。该公司目前有70名员工,有几个在美国和中国进行后期临床试验的候选药物。

相关报道: 太景要求合同制造合作伙伴达到99.8%纯度

许明珠说,台湾生物科技初创企业的一个有利条件是,业内企业相对较少。她说:“美国有大量的生物科技企业,但在台湾不一样,我们脱颖而出。”当太景寻找种子资本时,它获得了美国风险投资公司MPM Capital的投资。她表示,太景是希望投资台湾的投资者的“最佳选择”。

她说,在岛内寻找资本相对更难。台湾的行政院国家发展基金对太景有所投资。但是,当地的私人投资者并不习惯生物制药投资的长期性和风险度。“他们的失败容忍度很低,”她说。“如果你失败了两次,你就没戏了。”

女性掌舵

许明珠掌舵台湾最成功的生物科技公司之一,并不是偶然的。美国生物科技公司的高管中男性居多,对比之下,在台湾生物科技业,女高管无处不在。当提到这个话题时,许明珠显得很惊讶,然后意识到她正在和一个外国人对话。她说:“在台湾,生物学不是男性的天下。”

另一著名生物科技公司、智擎生技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执行长叶常菁解释说,在她那个时代,大学入学竞争很激烈,并且由全国考试决定。生物科学高分的学生可以选择学习医学、生物学、动物学或相关学科。她回忆说:“男生倾向于选择药物学,女生则是生物学或动物学。”

叶常菁是台湾本地人,在美国、英国和法国学习和工作后,她于2003年创建了智擎生技。在2011年,该公司产品Onivyde在欧洲和亚洲(台湾除外)的授权收入超过了2亿美元,Onivyde当时是一种候选药物,后来成为胰腺癌标准治疗药物。该公司拥有多个后期临床试验候选药物,并坐拥1.3亿美元现金。

1998年回到台湾后,她与台湾神隆的联合创始人兼前执行长马海怡合作组建了Bio-Ladies,该团队在鼓励女性加入生物技术行业方面发挥了作用。叶常菁说,现在“生物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往往是女性。”

哈佛医学院病理学教授陈良博也是一位高科技企业家,他在太平洋两岸创立或共同创立了众多初创企业。他说:“台湾女性是台湾工业的英雄。”

即使在以男性为首的台湾机构中,女性也担任着许多重要职位。在DCB,大多数经理都是女性。“我们有三位副总裁;两位是女性,第三位是空缺的,”DCB执行长吴忠勋说。他观察到,DCB400名科学家里大约三分之二是女性。

政府是一个笨拙的司机

当地高管指出,多年来台湾政府对DCB的资助是政府对生物科技支持的一个例证。吴忠勋说,该中心是台湾地区第一家提供毒理学、生物安全和DMPK服务的实验室。该实验室目前致力开发能够授权给台湾公司的候选药物。其次也旨在提供技术人力资源。

DCB最近搬进了政府在台北市郊建造的高科技园内的一座玻璃建筑。该园区也将成为台湾食品药品机构的新家。其中一座建筑将成为生物技术初创企业的孵化器。而台湾国立科学院中央研究院将在园内设立卫星点,帮助希望推出高科技业务的学者。

除了这些投资外,台湾政府还试图提供有利的监管环境。2007年颁布并于2017年更新的一项法律提供了法律框架,通过免税和特殊法规鼓励生物技术行业。

在台湾, 生物学不是男性的天下。

 

——太景创始人兼执行长许明珠

但行业领导人表示,政府可以做更多事情。台湾生物产业发展协会理事长李钟熙说:“政府一脚踩油门,另一脚踩刹车。”他说,在过去的两三年里,在股票市场上市的生物科技公司的数量已经停滞,过于严格的劳动力和环保监管已成为问题。


相关报道:台湾重设为绿色

另一个行业领导者、中裕新药的首席执行官张念原说,台湾目前的法规不会培育出接近美国波士顿或加州湾区那样充满活力的生物科技产业。

他说:“生物技术对台湾来说是正确的想法,但没有足够的跟进。”他说,在美国,成千上万的台湾科学家有五到三十年的制药行业经验。利用他们的才能可以为台湾提供一条世界级生物科技产业的捷径。但在很多情况下,这些人没有回台湾的动力。台湾的企业文化导致企业不会支付与美国相当的高工资。法规限制企业提供股票期权的能力。并且,在台湾工作会让那些持有美国公民身份的人受到双重征税。

作为一家成功的企业,中裕新药销售艾滋病毒药物艾巴利珠单抗。该公司在台湾有一个20人的研发实验室,进行临床前研究。但实验室由居住在加州的首席医疗官远程管理。

“台湾出产大量大学毕业生,但药物开发需要有经验的人,”张念原说。中裕新药高级管理团队中的每个人,包括张念原本人,大部分时间都待在美国。“生物技术是一个人才密集型企业,台湾需要的不仅仅是一小撮人才,”他说。他认为,让公司更容易向经理人授予股票期权将产生最大的收益。

太景的许明珠表示,在岛内可招聘的人才数量正在增加,但像她这样的公司仍然需要在国外招人并为他们提供具有竞争力的薪酬包裹。她说:“在美国找到有经验的台湾人才,想只靠他们对台湾的热爱把他们招募回台湾,是行不通的。”

许明珠说,她理解政府最近对该部门的重视程度降低,而更关注更紧迫的问题。例如,为重组养老基金而采取的紧急措施,迅速走向破产,导致了大规模暴力街头抗议活动。“每个人都认为他们会为生物技术打开所有的门,但相反,他们去照顾退休人员,”她说。

图片来源: 太景
太景生物科技执行长许明珠是台湾领导生物科技企业的众多女性之一。
 

翁启惠的故事

台湾许多人谈到翁启惠内幕交易和腐败的指控时,责怪政府监管不力、对技术转让不熟悉。翁启惠是加州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科学家,他在2014年因碳水化合物合成工作获得了著名的沃尔夫化学奖。涉贪案迫使他在2016年辞去了担任已有十年之久的中央研究院院长的职务,当时的台湾总统马英九最初没有批准他的请辞。

哈佛大学的陈良博回忆说,翁启惠当初并不愿意离开美国加入台湾中央研究院,他声称自己帮助说服了翁启惠。回到台湾后,翁启惠在众多公司中的创建中发挥了作用,陈良博说。“翁启惠是台湾生物科技之父,”他说。陈良博是醣基生医股份有限公司的高管,该公司致力于商业开发翁启惠所做的研究。

浩鼎生技是导致翁启惠下台的公司。2016年,翁启惠被指控在浩鼎披露负面试验结果之前进行内幕交易出售浩鼎股票。内幕交易的指控最近被决定不起诉,但为中央研究院技术接受浩鼎贿赂的指控仍在审理中。

台湾和美国的科学界都支持翁启惠。数百名美国科学家 —— 其中大多数原籍台湾 —— 签署了支持翁启惠的请愿书。陈良博认为对翁启惠的指控异乎寻常,甚至猜测这可能是中国方面的造谣运动的结果。

接任翁启惠中央研究院院长职位的廖俊智说,这些指控对台湾来说是一个挫折,并补充说当时该研究所使用的技术转移规则不明确,可能在这个事件中扮演了角色。“政府和媒体都误解了技术转让的工作方式,”他说。“我们已经澄清了我们的技术转让程序。”

翁启惠告诉CEN,他希望尽快完全取消指控。“如果处理不当,这件事当然会阻止许多其他科学家返回台湾,”他说。

相关报道: 台湾神隆、帝斯曼赢得生产交易

尽管他感到不幸,但翁启惠表示他仍然对台湾生物技术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他说:“生物技术是继半导体之后成为台湾下一个旗舰产业的候选。”

超越生物制药

上智生技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张鸿仁对行业前景表示乐观。该公司投资台湾生物科技产业。“浩鼎案在2016年和2017年给整个行业蒙上了一层阴影,”他说。他预计台湾的生物技术行业在不久的将来会恢复强劲增长,尽管可能不会由制药领先。

“早在2000年,我曾预测生物制药公司的市值增长;现在,我预测医疗设备的集群效应,”他说。他解释说,医疗仪器对台湾来说是天作之合,因为岛上电子产业高度发达。 “我们在信息技术、机器人以及强大的医疗系统方面拥有优势,所以我期待很快取得成功。”

台湾在电子产品方面的竞争力正是三顾股份有限公司经理人的灵感和雄心之源。该公司原为电子元件贸易公司,现正转型为生物材料生产商。“我们希望成为生物技术领域的台积电(TSMC),”该公司副董事Andy Teng说。“台积电是集成电路的主要供应商;我们想要供应人体组织。”

该公司正在台北汐止地区建设生产基地。该公司的第一批产品将是由病人自己的组织制成的细胞层片,以修补食管的手术后病变。 该公司还在开发用患者自身软骨培植的可用于膝盖修复的细胞层片。该公司使用日本公司CellSeed许可的技术。

在太景生物科技,许明珠对台湾的生物技术产业(包括制药)保持乐观。她的公司在台湾市场上销售一种肺炎药物,并正为该药物和其他药物积极获得在中国大陆和美国市场的批准。“是的,台湾政府可以做更多,但所有政府都有缺陷,”她说。“你为公司制定愿景,并坚持下去,但你也要根据条件进行修改。”

 

X

Article:

This article has been sent to the following recipient:

Leave A Comment

*Required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