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2 /3 FREE ARTICLES LEFT THIS MONTH Remaining
Chemistry matters. Join us to get the news you need.

If you have an ACS member number, please enter it here so we can link this account to your membership. (optional)

ACS values your privacy. By submitting your information, you are gaining access to C&EN and subscribing to our weekly newsletter. We use the information you provide to make your reading experience better, and we will never sell your data to third party members.

ENJOY UNLIMITED ACCES TO C&EN

Business

李革访谈录

C&EN 2 月 24 日对药明康德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李革的专访摘要

by Jean-François Tremblay撰稿
March 14, 2016 | APPEARED IN VOLUME 94, ISSUE 11

下面的对话中,有一些回答被缩短并进行了略微修改。问题的顺序也有变动。

关于药明康德是否正在转变成自主研发专利保护产品的制药公司:

从一开始我就说过,药明康德不会成为一家制药公司。这从来就不是我们的理想。我们想作为一个科技和能力平台,让大家借此都能去开发新的医疗产品,造福患者。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建设和增强我们的这一能力。我们有什么理由去打破一个现在运行良好的模式,而去成为中国 6000 家制药公司中的普通一员呢?

[+]Enlarge
Credit: Yanming Yang
C&EN资深记者采访药明康德创始人和掌门人李革。 图片来源: Yanming Yang
Credit: Yanming Yang
C&EN资深记者采访药明康德创始人和掌门人李革。 图片来源: Yanming Yang

关于药明康德为何从纽约证券交易所退市:

问题在于,当我们面对华尔街的时候,一切都围绕着短期目标了。我的意思是,我们无法对未来的巨大机遇进行投资。2015 年 3 月初,我们为收益公告准备了一个幻灯片。里面提到,这是我们的核心业务,会茁壮成长,而且我们会投资这项新业务。公布了收益后,股价本来应该上涨的,或至少持平的;但是却下跌了 20%。所以我在想,这真是太糟糕了:我们做得越多,受到的伤害就越大。这让我们没有积极性去做任何新的东西了。所以我说,是时候退市了。

关于药明康德从纽约证券交易所退市是不是为了在中国证券市场重新上市:

不!不!这绝不是原因。我们不是为了利用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股价差来套利;不,这绝对不是原因。

关于药明康德的市值为何能从 2010 年的 16 亿美元提高到 2015 年的 33 亿美元:

如果您还记得的话,在 2009 年或 2010 年的时候,关于 Charles River Laboratories(该公司曾宣布收购药明康德的交易计划),我们只想获得一些完全整合的能力,从开发、早期研制到研制。这是那笔交易的基调。但 Charles River 的股东们投票否决了这笔交易。他们没有看到整合能力的价值,但我们继续建设。而且我们最终证明了这个平台的价值,证明了这一眼界的价值。

关于药明康德是否凭借其众多客户资源了解到哪些药物靶点或化合物最有可能成功:

药物开发和研制不像您想的那么简单。您以为我们积累知识后,就知道该研制什么,或什么会成功,但事实却不是那样的。例如,大家都选定一个药物靶点,并不意味着这个靶点就一定能实现。我们知道哪些靶点受欢迎,但我们实际上并不知道它们是否可行。

关于为什么很多创业者选择成立药物研发公司:

这些创业者大多数都是在 20 世纪 80 年代进入这个行业的。那个时候可能是制药行业的黄金年代:很多很好的药物问世;许多公司在建设研究中心,并雇用最优秀的人才—大量的人才。所以,这么多科学家,想一想,在 30 到 35 年后,他们该积累了多少知识,然后他们即将退休了。几十年前,要想搭建这样的平台,要想建设药明康德现在拥有的一切,要成立一家制药公司,成本是非常高昂的。所以您想一想基础设施建设,实验室建设,研究工作—这都是非常费钱的。但现在,他们能够利用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基本上只需要一张纸、一支笔和一张信用卡就能成立一家制药公司了。老实说,只要你知道该研制什么,其实成本并不高。

关于药明康德,或者更广泛地说研发外包行业,是否帮助增加了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每年批准药物的数量:

基因技术和蛋白质组技术起了很大的作用。说实话,科学、知识和技术比外包的贡献更大。我们肯定对行业的效率提高有贡献,但我们不会将每年获批药物数量增长这种巨大的进步归功于我们。大家现在进行的项目数量比过去多很多。大型制药公司在讨论要不要少上一些项目,但初创企业、生物科技公司实际上项目越来越多。

关于中国的药品市场是否前景良好:

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的药物只有大约 30% 在中国获得批准。在十年或十二年前,这种情况是正常的,因为中国市场相对较小。但现在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市场,所以巨大的机会是肯定存在的。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成立产品开发服务和伙伴关系的业务部门,这就是为了帮助全球的客户把他们的创新成果引进中国。

关于药明康德如何保护知识产权:

任何人将他们的知识产权发给我们,都是出于对我们的信任。现在我们在全球有 10000 名同事。哪怕只有 0.01% 的员工是坏人,我们也会出现问题。对吗?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采取了三种非常重要的政策。预防:我们每天都有一个 15 分钟的合规性例会。保护:我们有一整套制度,例如摄像头。我们还有自主开发的软件,用于监控个人的行为。还有责任追究:我们会切实追究这 0.01% 的坏人的责任。

X

Article:

This article has been sent to the following recipient:

Leave A Comment

*Required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