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2 /3 FREE ARTICLES LEFT THIS MONTH Remaining
Chemistry matters. Join us to get the news you need.

If you have an ACS member number, please enter it here so we can link this account to your membership. (optional)

ACS values your privacy. By submitting your information, you are gaining access to C&EN and subscribing to our weekly newsletter. We use the information you provide to make your reading experience better, and we will never sell your data to third party members.

ENJOY UNLIMITED ACCES TO C&EN

Environment

卡痛叶止痛效果研究将受 美国缉毒局 (DEA) 禁令打击

列入第一类监控列表 名单可能阻碍对植物天然化合物及其衍生物的研究

by David Kroll
September 8, 2016 | APPEARED IN VOLUME 94, ISSUE 36

 

[+]Enlarge
Credit: David Becker/ ZUMA Press/Splash News/Newscom
美国缉毒局(DEA)的禁令将禁止这些草药店出售卡痛叶。
Credit: David Becker/ ZUMA Press/Splash News/Newscom
美国缉毒局(DEA)的禁令将禁止这些草药店出售卡痛叶。

美国缉毒局 (DEA) 宣布,自 9 月 30 日起,暂时将两种来源于东南亚植物树叶的天然化合物列为第一类监控列表 (Schedule I) 物质。

这一新分类不仅禁止了生物碱化合物帽柱木碱和 7-羟基帽柱木碱,实际上也构成了对俗称卡痛树(kratom,学名“美丽帽柱木”)这种植物的禁令。美国缉毒局 代理主管 Chuck Rosenberg 在 8 月 31 日的联邦注册公报中称,将这些生物碱划分至《美国管制物品法案》中最受限制性的类别,是为了“避免对公众安全造成紧迫威胁”。

全球各地的人们使用卡痛叶自我治疗慢性疼痛、酒精和阿片类药物依赖以及焦虑。还有些人报告称,服用浓缩卡痛叶提取物能带来欣快感。

卡痛叶在民间被大量使用,是因为其所含的生物碱能够对人体内阿片受体产生效应。例如,今年夏季,由哥伦比亚大学的 Dalibor Sames 和 Andrew C. Kruegel 带领的一个团队美国化学学会期刊发表的一篇论文显示,帽柱木碱和 7-羟基帽柱木碱可结合并部分激活人体 µ-阿片受体,而这些受体也可被吗啡充分激活(DOI: 10.1021/jacs.6b00360)。

除了有被滥用的可能性之外,第一类监控列表中的药物被定义为目前在美国没有已被认可的医学用途,并且在医学监督下使用也缺乏可接受的安全性。当前的第一类监控列表物质包括 麦角酸二乙基酰胺 和大麻。

美国缉毒局 列举了卡痛叶引起的大量不良反应和死亡报告。但在已发布的报告中,尸检血液中检测到帽柱木碱的同时,也发现存在其他可能导致死亡的药物,例如 O-去甲基曲马多和苯二氮卓类药物。

卡痛叶支持群体 对 美国缉毒局 采用新分类的理由提出了批评。在对一个网上购药者论坛进行的调查中,马萨诸塞大学急诊医师 Edward W. Boyer 发现,42% 的卡痛叶讨论主题提到了出于药用目的购买和使用卡痛叶。

与此同时,对卡痛叶的研究仍在进行中 — 至少现在还没有停止。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 Susruta Majumdar 团队最近发现,由冒柱木碱发酵产生的冒柱木碱假吲哚酚化合物是一种比帽柱木碱和 7-羟基帽柱木碱更强效的 µ-阿片受体激活剂 (J. Med. Chem. 2016, DOI: 10.1021/acs.jmedchem.6b00748)。使用冒柱木碱假吲哚酚的典型止痛剂量治疗的小鼠极少出现呼吸系统抑制,而这是吗啡等阿片类物质常见的副作用。冒柱木碱假吲哚酚不在 美国缉毒局 的禁令之列。

Majumdar 并没有过多宣扬这一发现,而是强调这些研究是在小鼠中进行的,并且“小鼠与人类不同”。但是,对于植物化合物以及冒柱木碱假吲哚酚(一种可以通过半合成方式生产的衍生物),他指出,“我们确切地看到了初步治疗潜力”。。

美国缉毒局的 禁令恰逢卡痛叶的研究取得重要进展,有望推进必要的人类试验之时。Majumdar、Sames 和 Kruegel 均表示强烈担忧进一步的研究会受到阻碍。即使有 美国缉毒局第一类监控列表物质研究许可,研究者也会受到原材料限制进口的妨碍。

Kruegel 说:“将这些化合物列入第一类监控列表 将对该领域的科学研究设置巨大障碍,并会大幅度削减我们对这一颇具前途的植物进行的工作。”

X

Article:

This article has been sent to the following recipient:

Leave A Comment

*Required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