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Specialty Chemicals

赢创信守于长远研究

德国化学制造商在技术支持和能开辟新市场的基础研发之间寻求平衡

by Jean-François Tremblay 撰稿
May 7, 2018 | APPEARED IN VOLUME 96, ISSUE 19

 

 

图片来源:赢创
赢创近期在新加坡开设了这一实验室,将进行组织工程、三维打印材料以及表面处理方面的研究。
 

在赢创这样一个大型特殊化学品制造公司组织研发工作,咋一看来像是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这家德国公司向多个行业销售各种配方的化学材料。在世界范围内,这家公司在40个业务点雇有2800名研究者。

但是这家公司的首席创新官Ulrich Küsthardt表示,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管理协调所有这些研究者,其实意想不到的简单。

透过数字看赢创的研发

▸ 2017年的研发开销:5亿5千万美元

▸ 研发开销占销售总额的百分比: 3.2%

▸ 从事研发的职员数: 2800

▸ 世界范围的研发地点数目: 40

▸ 过去五年研发产品占公司的销售份额: 10%

▸ 在德国进行的研发比例: 60%

来源赢创

Advertisement

“我们大约90%的研发都是很分散管理的,” Küsthardt说。赢创大多数的研究者把时间花在回应他们的客户或者潜在客户的需求,这意味着管理层不需要提供太多的方向和监督。“这些是各地区内部管理的,而且对我们的投资提供了有保障的回报。” Küsthardt说到。

Küsthardt最近在新加坡主持开启赢创最新的研发中心,一个将会雇佣约50人的规模较小的实验室。那里的研究者将会致力于赢创其余10%的研发重点:长远的、具有转化潜力的科学研究,而不仅仅是支持现有产品的客户。

“渐进式研究不能给公司带来太多的发展,” Küsthardt在宣布新研发中心落成时说。“这就是为什么需要变革式创新。”对于赢创来说,这意味着可以带来整个新市场和产品类型的研究。这些研究也可能会失败,不能产生切实成果,Küsthardt说道。但是赢创需要致力于这样的研究以真正推动公司发展。

渐进型研究不能给公司带来太多的发展。

——Ulrich Küsthardt, 赢创首席创新官

相关报道:赢创将关闭一家氨基酸工厂

Creavis,赢创建立的一个用于领导其长远研究的业务部门,将会管理赢创在新加坡的组织工程研究。该新加坡研究中心也会研究用于三维打印和表面处理技术的材料。

落户于新加坡也是赢创从德国转移部分研发的策略的一部分。当前,这家公司约有60%的研究都是在德国本土进行的,Küsthardt提到。

中国市场是远比新加坡更重要的市场。赢创在亚洲的最大研发中心就在中国。在上海,这家公司的研发设施占了五个楼层,拥有50个实验室。但是除了开展一些由Creavis管理的生物过程研究,上海中心专注于产品应用,而不是基础研究。Küsthardt解释说,政府的政策——特别是知识产权保护——不利于在中国进行基础研究。

Küsthardt并不是唯一持这一观点的人。最近一项针对上海美国商会成员的问卷调查显示,出于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担忧,很多在中国拥有办事处的跨国公司经理人选择不在中国设立核心研发机构。在大多数被调查的公司里,中国研发中心处于最低的重要等级,或者仅仅作为众多支持实验室的一员。

赢创选择在新加坡进行长远研究,是因为新加坡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而且对知识产权提供强有力的法律保护。同样重要的是,Küsthardt说,这一城市的多个大学在诸多领域都非常优秀,包括组织工程。经Küsthardt观察,“如果我们不选择这里,会是失算之策。”

赢创已经在新加坡拥有设施,生产甲硫氨酸、油脂添加剂、环氧树脂硬化试剂以及一些其它产品。

赢创将在新加坡开展的组织工程研究会集中于这一技术的医疗用途,比如事故或疾病损伤后的皮肤或器官再生。但是在其它地点,赢创也在进行组织工程研究,希望用于生产人工肉制品,尽管这些肉制品即使生产出来后也有不被消费者认可的风险,Küsthardt表示。

已有几家组织当前正在进行开发不用动物而生产肉和皮革制品的途径,试图减轻动物的痛苦以及缓解肉制品工业对环境的影响。在三月份,赢创和其中一家名为“现代牧场”的组织达成协议,一起扩大胶原蛋白的发酵规模。 这种胶原蛋白被“现代牧场”用于生产一种被称为生物皮革的材料。

相关报道:要不要来一杯新鲜酿制的猛犸象奶?

因为以新产品线为导向的基础研究涉及显著的失败风险,赢创为其中一些工作构建了“项目室”。其目的是为了聚集一组科学家去探寻一个特定的研究主题。三到四年后,赢创的经理们会评估取得的研究进展以及是否值得继续进行这一研发。如果评估结果不乐观,公司会解散这一项目室。

今年早些时候赢创评审了一个在美国阿拉巴马伯明翰的项目室,并且将其升级为永久状态的全球能力中心。这个中心进行聚合物的研究,这些聚合物可被用于生产可吸收型植入物——譬如当不需要时会逐步降解的正骨板或螺钉。可吸收型植入物的使用可以消除去掉病人体内残留的金属部件这一额外的步骤。

Küsthardt评注道,赢创针对医用材料的一个研究重点通常是减少医疗护理的花费。他说,“我们需要防止由医疗花费上升而导致的健康护理系统的崩溃”。

Küsthardt强调说,解散一个项目室并不意味着那些研究者会失业。例如,赢创曾于2011年在台湾建立了一个项目室,用于研发显示器、发光二极管、照明以及光电管所需的材料,但其最终被解散。“其研究进展并不乐观,” Küsthardt说。这一项目室的职员们被调动到了赢创在岛上的其他业务部门,Küsthardt补充道。

相关报道:赢创将建一家尼龙12工厂

Küsthardt在新加坡中心的开业典礼上指出,赢创在新加坡的研究重点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但是该设施本身会是永久性的。“会在这里扎根,”他坚称。

根据赢创的内部报表,定位于发展新业务的基础研究非常值得,即使这些研究是在像德国、美国以及新加坡这些高消费地区进行的。据赢创估计,在其2017年的170亿美元的销售额中,有近20亿美元的收入是来自于过去五年里基础研发的产品。

Article:

This article has been sent to the following recipient:

Leave A Comment

*Required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