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2 /3 FREE ARTICLES LEFT THIS MONTH Remaining
Chemistry matters. Join us to get the news you need.

If you have an ACS member number, please enter it here so we can link this account to your membership. (optional)

ACS values your privacy. By submitting your information, you are gaining access to C&EN and subscribing to our weekly newsletter. We use the information you provide to make your reading experience better, and we will never sell your data to third party members.

ENJOY UNLIMITED ACCES TO C&EN

博德研究所在与伯克利就CRISPR专利案中胜诉

这两家研究机构关于CRISPR / Cas9专利的法律纠纷案很可能就此画上句号

by Ryan Cross
September 16, 2018 | APPEARED IN VOLUME 96, ISSUE 37

 

09637-leadcon-zhangCXD-cn.jpg
Credit: Len Rubenstein
来自麻省理工-哈佛大学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的张峰

一项历时长久的关于CRISPR / Cas9基因编辑专利权的法律诉讼刚刚达到了高潮。 在9月10日发布的一项判决中,美国联邦法院判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博德(Broad)研究所胜诉,这与初级法院判定一致,认为博德(Broad)研究所所拥有的CRISPR / Cas9基因编辑专利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以及维也纳大学的其他CRISPR发明人的专利申请没有冲突。

这一判决是博德(Broad)研究所科学家张峰与Editas Medicine的胜利。Editas Medicine是一家张峰参与创建、开发基于CRISPR疗法的公司。 但这一判决也让另外两家主要的CRISPR公司丧失它们赖以生存的技术在美国的专利权。其中一家公司是Intellia Therapeutics,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Jennifer Doudna参与创办; 另一家是Crispr Therapeutics,由Emmanuelle Charpentier参与创办。Emmanuelle Charpentier先前在维也纳工作,现任职于马普(Max Planck)生物 感染研究所。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可以要求重审此案或尝试将此案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 但一直追踪此案的纽约法学院教授Jacob Sherkow表示,既然还没有出现新的法律问题,这两种情况都不太可能发生。 “几乎可以肯定,该判决将会给此案画上句号” Sherkow说道 。

这场专利大战打响于2014年,当时尽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首先提交了专利申请,但是美国专利及商标局(USPTO)仍然批准了博德研究所的CRISPR / Cas9专利申请。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要求进行专利抵触审查以确定:首先,两个专利是否雷同;其次,CRISPR / Cas9的原始发明人到底是谁。 审查结束后,美国专利及商标局的法官宣布博德研究所的发明具有可被区分的专利性,因为其详细说明了如何在真核生物(包括植物和动物)中使用CRISPR / Cas9,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只展示了如何在试管和细菌中使用该工具。 在做出这一决定之后,美国专利及商标局没有像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所期待的那样,就确定CRISPR / Cas9的原始发明人进行听证辩论 。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就美国专利及商标局的决定向美国联邦巡回法院提起上诉。 该法院在4月份审理了此案,并在9月10日的裁决中认同了美国专利及商标局的决定。

博德研究所在裁决后表示:“所有机构打完官司后应该继续向前发展了” 。 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反驳令人怀疑事态是否会朝着这一方向发展:“我们正在评估进一步的诉讼方案,我们也期望能够证明 Doudna博士和Charpentier博士首先发明该专利在植物和动物细胞中的用途。’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专利申请在本次专利纠纷结束前一直处于不利地位,直到现在才被审理。 但Sherkow表示, 美国专利及商标局不太可能像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所希望的那样,批准在生物体中使用CRISPR / Cas9的专利。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美国以外的地区,包括在中国和欧洲,已经获得了CRISPR / Cas9技术的基础专利。 这也意味着,没有任何全球垄断者控制着CRISPR所有的专利权,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专利专家Robert Cook-Deegan说。 “所以各方都有动机来‘停火议和,和平相处’。”

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McDonnell Boehnen Hulbert&Berghoff的合伙人Kevin Noonan表示,CRISPR专利战是他见过的最激烈、花费最高的纠纷之一。双方可能有必要签署交互授权协议,“我不知道双方现在有没有这个意愿,”他补充道。

Advertisement

至于CRISPR的发明者们将如何被载入史册,Sherkow说:“科学奖项说明了一切”。 Doudna和Charpentier凭借“CRISPR-Cas9的发明”获得了在纳米科学领域著名的卡弗里奖(Kavli Prizes)。

Sherkow说:“卡弗里奖让你了解科学界认为的最重要成就是什么。” 他又补充说,“CRISPR专利纠纷案的判决结果,只会在科学家的脑海中证实:专利法并不体现科学发现和发明的实际过程。”

X

Article:

This article has been sent to the following recipient:

Leave A Comment

*Required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