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2 /3 FREE ARTICLES LEFT THIS MONTH Remaining
Chemistry matters. Join us to get the news you need.

If you have an ACS member number, please enter it here so we can link this account to your membership. (optional)

ACS values your privacy. By submitting your information, you are gaining access to C&EN and subscribing to our weekly newsletter. We use the information you provide to make your reading experience better, and we will never sell your data to third party members.

ENJOY UNLIMITED ACCES TO C&EN

Investment

J.P摩根医疗健康大会慢慢拉开生物技术和制药业并购的序幕

尽管会议平淡无奇,内部人士仍期待2020年能有大笔交易的出现

by Ryan Cross , Megha Satyanarayana
January 20, 2020 | APPEARED IN VOLUME 98, ISSUE 3

 

09803-scicon60-westin.jpg
Credit: Megha Satyanarayana/C&EN
圣弗朗西斯威斯汀酒店(The Westin St. Francis hotel )是J.P摩根健康医疗大会的主会场。

请访问cenm.ag/chinese或关注ACS微信订阅号获取更多《化学与化工新闻》的中文内容.

在旧金山举行的一年一度的J.P.摩根医疗健康大会旨在开启新一年的生物技术产业的序幕,而在今年的会议上所呈现出的更多是轻量级的消息发布。

数十家生物技术初创企业宣布启动A轮融资或后续投资,尤其是在癌症免疫疗法和DNA测序领域。但总体而言,今年的会议给人的感觉是缺少重大交易的公告。

会议前及会议期间透露的最大交易额勉强突破10亿美元。因塞特(Incyte)公司就以9亿美元购买针对血液癌症的CD19靶向抗体与MorphoSys公司达成协议。同时,礼来制药公司(Eli Lilly and Company)宣布将以1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Dermira公司及其处于试验阶段的皮炎抗体药物lebrikizumab。

“JPM(J.P. 摩根医疗健康大会)为生物技术行业定下了基调”,关注生命科学领域的风险投资公司Sofinnova Partners的 Kinam Hong如是说。

但是,当各家公司的现金被用于支付高昂的旧金山酒店费用上时,平静也许只是暂时的。咨询公司安永(EY)于大会期间发布的一项报告指出,在2019年,生命科学领域的交易额达到了“前所未有”的3570亿美元。这其中包括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收购新基(Celgene) 以及艾维伯(AbbVie)收购艾尔建(Allergan)的这两项大宗的交易。

同时,Alpine BioVentures公司创始人 Mitchell Gold仍预期2020年对于整合意义重大。他说,“J.P.摩根的这次大会并不是开展交易的界限所在。” 他同时补充,大型制药公司的现金储备与生物技术公司创新的集中爆发相结合可能意味着在2020年将有更多并购的出现。

事实上,依据普华永道(PwC)会议期间发布的一项报告,交易额在20亿美元-100亿美元之间的生物技术方面的并购 “呈现出最强的态势”。报告进一步补充,这样的补强收购在2020年仍将非常普遍。

生物技术和制药领域的的领袖们在会上表示,他们预计免疫肿瘤,细胞疗法及基因疗法在2020年会像过去两年一样热门。

日本武田制药(Takeda Pharmaceutical)的研发总裁 Andrew Plump对此解释称,“细胞和基因疗法领域才刚刚起步”。Plump通过生物技术和学界合作扩大了武田在细胞疗法方面的兴趣,并通过一年前以620亿美元收购夏尔(Shire)公司的交易扩大了对基因疗法的兴趣。武田期待在基因疗法上达成更多交易,特别是改善及壮大用于基因传递的病毒和非病毒载体方面。

另一个成熟的投资领域是针对神经壁龛的疗法,例如(针对)罕见的、基因驱动的神经退行性疾病。“密切关注神经科学“,Apple Tree Partners的首席科学官、百健(Biogen)公司前研发负责人 Michael Ehlers说,“我认为它将会成为下一个肿瘤学。”

制药业领袖们也同样关注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我们看到更多的公司在药物的探索和开发中使用人工智能技术。” 百时美施贵宝(BMS)的研究和早期开发总裁Rupert Vessey说。“我认为当其应用于恰当的环境时,将会产生不可思议的价值。”

虽然传统的“按钮式”药物探索研发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年可以将人工智能作为药物开发的工具,Flagship Pioneering公司的投资合伙人和 Cygnal Therapeutics的首席执行官 Pearl Huang说。“任何人工智能或计算都需要优质数据。优质数据来源于做好生物学方面的研究,”她说。

勃林格殷格翰(Boehringer Ingelheim)全球研发总裁Clive Wood却表示人工智能被过誉了,但是他确实在其中看到了机遇,尤其在药物化学领域。对于在诸如靶向蛋白降解剂这类新型小分子形态转换的过程中使用计算工具尤其让Wood感到兴奋。“过去的二十年是生物制剂的二十年”他说,“我想我们正在进入小分子的新时代。”

由YanYan为C&EN翻译为中文。原文(英文)点击此处

X

Article:

This article has been sent to the following recipient:

Leave A Comment

*Required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