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2 /3 FREE ARTICLES LEFT THIS MONTH Remaining
Chemistry matters. Join us to get the news you need.

If you have an ACS member number, please enter it here so we can link this account to your membership. (optional)

ACS values your privacy. By submitting your information, you are gaining access to C&EN and subscribing to our weekly newsletter. We use the information you provide to make your reading experience better, and we will never sell your data to third party members.

ENJOY UNLIMITED ACCES TO C&EN

Awards

诺贝尔化学奖正在向生命科学倾斜

研究人员通过分析文献发现获奖的趋势

by Sam Lemonick
December 16, 2019 | APPEARED IN VOLUME 97, ISSUE 48

 

09748-scicon41-medal-cn.jpg
Credit: Adam Baker/Flickr

请访问cenm.ag/chinese或关注ACS微信订阅号获取更多《化学与化工新闻》的中文内容.

每年十月,随着诺贝尔化学奖的公布,人们都会这样抱怨:获奖的并非真正的化学研究。一项新的分析表明,化学奖确实正越来越多地颁发给更恰当地说是生物化学或生命科学的研究。 为了使奖项的重点重新放在该研究团队所称的化学领域,并使其继续认可相关学科的顶尖科学,他们建议对奖项进行调整,包括增加新奖项,允许已逝科学家获奖,以及使挑选获奖者的委员会成员更多样(Angew. Chem., Int. Ed. 2019, DOI: 10.1002/anie.201906266)。

在这项新研究中,里士满大学的Jeffrey I. Seeman和马克斯·普朗克数学科学学院的Guillermo Restrepo利用文献数据证明,化学和生物化学是相关但独立的学科,这一结论与其他人的研究相吻合。他们选择Angewandte Chemie InternationalEditionBiochemistry这两本期刊分别代表化学和生物化学,并分析了2007年在其中发表的每一篇论文。接着,Seeman和Restrepo找出了引用过这些出版物的论文或被它们引用的文章。 他们发现,Angewandte Chemie International Edition的论文最常引用化学期刊的内容,它们在化学领域的期刊上也被引用最多;而Biochemistry上的论文,则大多引用生命科学期刊,同时被生命科学期刊的论文引用最多。只有少数论文同时出现在两个池子里。至少在2007年,Restrepo说,“ Angewandte在为化学界使用和生产知识,而Biochemistry则服务于生命科学界。”

随后,研究人员转向诺贝尔化学奖。 他们查看了那些引用诺奖得主获奖前的关键论文的文章,以及这些论文在Web of Science出版数据库中被标注的研究领域的描述语。比如,“化学和分析”(属于Web of Science的物理科学类别),或“生物物理学”(属于生命科学)。 研究人员从中得出结论,自1960年代以来,诺贝尔化学奖就以几乎相同的频率认可生命科学和物理科学的主题。正是在60年代,诺贝尔化学奖的关注范围开始扩大了,Seeman说。 相比之下,生理学或医学奖几乎只授予生命科学或生物医学研究。

研究人员说,诺贝尔化学奖发生变化的原因之一可能是挑选获奖者的委员会的构成。他们的数据表明,具有生命科学背景的科学家已在化学奖委员会中稳步增长到大多数,这与授予生命科学研究的化学奖的增加相一致。

为了让诺贝尔化学奖回归到仅表彰化学领域的成就,Seeman和Restrepo对诺贝尔奖给出了几个可能的改变方案,其中一些也被其他团队建议过。首先,他们提议,在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经济科学奖的模式下,增设两个新的诺贝尔纪念奖:一个用于生命科学,另一个用于跨学科科学与技术。这将为生命科学领域的重要研究在化学奖之外找到归宿。其次,他们认为应取消目前每个奖项至多三名获奖者的限制,并允许向已故的人颁奖。第三,他们希望委员会能采用类似该研究中使用的分析方法,以更好地定义研究者的学科,并公开其选择标准和用来适应学科界限不断发展的计划。最后,他们说,他们希望看到颁奖委员会更多元化,包括更多女性、少数族裔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以外的专家。诺贝尔化学委员会没有回应C&EN关于这些建议可行性的采访请求。

Restrepo说:“化学发展非常迅速,我们需要用数据说话。”他说,究竟什么构成了化学,仅靠委员会(或奖项的批评者)的直觉是不够的。

诺贝尔化学委员会的前任成员Anders Liljas,是隆德大学生物化学与结构生物学系名誉教授,他说,该研究的作者关于诺贝尔化学奖已经改变的说法是正确的。科学奖项的重心有可能偏移,正如这里提到的化学奖那样。“但是,我不同意一个观点,即生物化学并不真正属于化学。”他补充道:“我认为我们应该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化学是一门比无机、有机、物理化学和分析化学更广泛的学科。”

获2018年诺贝尔化学奖的Frances Arnold则认为,一次性认可更多的获奖者,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但她不认为委员会迷失了方向。“化学渗透到许多学科中,这些学科有助于增进我们对化学世界的理解。我不明白,如果委员会接受这种多样性,我们为什么需要一个新的诺贝尔奖项,”她说。.

X

Article:

This article has been sent to the following recipient:

Leave A Comment

*Required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