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3 /3 FREE ARTICLES LEFT THIS MONTH Remaining
Chemistry matters. Join us to get the news you need.

If you have an ACS member number, please enter it here so we can link this account to your membership. (optional)

ACS values your privacy. By submitting your information, you are gaining access to C&EN and subscribing to our weekly newsletter. We use the information you provide to make your reading experience better, and we will never sell your data to third party members.

ENJOY UNLIMITED ACCES TO C&EN

People

丁胜专访:抗击新冠的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主任

这位化学家希望,由盖茨基金会支持的研究中心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分享其专业知识,并倡导公共卫生

by Cici Zhang, special to C&EN
April 5, 2020 | APPEARED IN VOLUME 98, ISSUE 13

 

09813-feature40-ding-cn.jpg
Credit: Tsinghua University School of Pharmaceutical Sciences
丁胜

请访问cenm.ag/chinese或关注ACS微信订阅号获取更多《化学与化工新闻》的中文内容

丁胜是一位永不停歇的变革缔造者。他曾在加州理工学院和斯克里普斯研究所接受学术训练,是用小分子调控干细胞的先驱。他还利用基因编辑工具对细胞进行重新编程,并成立了公司来应对癌症和心脏衰竭等疾病。2016年,丁从美国回到了他从小长大的城市北京,他说,他的目标是为了对科学做出更多贡献。

在那里,他成为了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并继续从事干细胞研究。他通过创立与美国研究机构合作的联合博士项目,并设立包括制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风险投资专家在内的顾问委员会,提升了清华药学院的国际性。丁还是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GHDDI)的主任,这是中国第一个通过公私合作模式资助的非盈利性研究机构。GHDDI从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清华大学和北京市政府处获得支持。

为了帮助抗击当前的新冠病毒大流行,GHDDI正在与国际社会共享其化合物库、人工智能平台和药物研发的专业知识。在与C&EN的专访中,Ding谈到了GHDDI在这场战斗中的作用以及他对中国未来的希望。

GHDDI旨在开发针对严重影响发展中国家的疾病的药物。请给我讲讲其中一种疾病,以及研究中心在这一特定领域所取得的成就。

包虫病影响着全世界100多万人,在以放牧为生的地区非常普遍。棘球绦虫是导致这种疾病的寄生虫(一种绦虫)。它生活在绵羊体内。当一个人吃了受感染的羔羊,寄生虫的幼虫就会进入人体,并在人的肝脏上长出囊肿。除了对肝脏进行手术外,唯一可用的治疗方法是化疗药物。化疗不仅对肝脏有毒性,它在杀死寄生虫方面也不是很有效。

为了找到更好的药物,GHDDI筛选了超过12000种已通过第一阶段临床人体安全性研究的化合物。它们来自于GHDDI的药物再利用化合物库ReFRAME。该药库由盖茨基金会资助,是世界上同类的化合物库中最大的。

根据筛选结果,我们选择了能杀死寄生虫幼虫但对人体细胞无毒的化合物。我们目前正在对感染寄生虫的啮齿动物进行实验。在此之后,我们打算在今年年底前选择一到两种化合物进行临床研究。

在清华大学的实验室里,你进行干细胞研究。但你同时也是专注于全球卫生领域的GHDDI的主任。你如何调和这两个角色?

我的研究兴趣一直是干细胞研究,并将这一领域的科学发现转化,为治疗各种疾病服务。

我们在GHDDI研发的药物主要用于治疗传染病。虽然我以前在这个领域没有太多的专业积累或知识储备,但我相对容易地掌握了相关的专业知识,至少在较高的理解层面上。此外,药物研发的逻辑仍然是相同的:作为一名研究人员(和企业家),我曾将多种治疗性候选药物带入临床研究阶段,用于治疗癌症、组织退化和心血管疾病。这段经历对我在GHDDI进行全球健康领域的药物研发工作很有帮助。

我从前的经验还可以使GHDDI的未来工作以另一种方式获益。去年10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盖茨基金会宣布,它们将各自投入1亿美元,开发可负担得起的针对HIV和镰状细胞病的基因编辑方法。基因编辑这一技术以前在全球卫生领域是闻所未闻的——它不符合传统的理念,即我们应当在发展中国家使用廉价和便捷的方法(解决公共卫生挑战)。但该领域如今正将基因编辑作为一项颠覆性的技术加以考虑,它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人们治疗、治愈全球健康疾病的方式。

GHDDI于2016年成立时,你便担任了主任一职。你对研究中心的愿景是什么?

首先,我们需要交付first-in-class的全球卫生疾病候选药物,把它们推入临床研究。现在是我们的第三个年头,我们已经确保了基础设施和人员,以及处于不同阶段、应对不同疾病的平衡的项目管道。假以时日,候选药物定将被交付。

我们还必须在疾病生物学的某些领域和某些药物研发技术方面发展专长或竞争优势。这是我为GHDDI制定的第二个目标。一旦我们拥有了这些专长,GHDDI就可将其理念、技术和人才传播到新的地方。例如,我们有一个传染病研究项目专门针对宿主免疫这一方向(可激活人的先天免疫系统以对抗病原体的治疗方法)。这类疗法也可以被重新利用于癌症领域。通过传播这些创新,我们将可最大限度地发挥它们的影响力,同时通过授权和衍生公司等方式获得财务回报,以维持我们自身的增长。

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你的愿景是否发生了变化?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席卷全球,我认为像GHDDI这样的机构也应该为全球健康和公共卫生疾病做一些宣传、呼吁类型的工作。从事该领域的研究人员一直都知道,政府和业界对这些疾病的投资是有限的,尤其是在转化研发方面。

在过去,人们通常只是谈论这种有限的投资,而没有采取太多行动,因为他们从未见过任何重大的影响。这一次,影响是非常显著的。事实上,(这次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是如此之大,损失的钱都可以开发成百上千种药物了。

通过与盖茨基金会等知名组织合作,我们可以与政府机构、业界和公众进行沟通,这样他们就能更多地了解到为什么事前投资很重要并在类似的疾病再次爆发时做好更充分的准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将不得不花许多年的时间来促成变革。

GHDDI是如何应对当前的新冠病毒大流行的?

我们如何应对的一个例子是,GHDDI的人工智能团队及其研究人员在GitHub上建立了一个名为“Targeting COVID-19”的门户,与国际社会分享我们的药物研发活动。这些信息包括关于该病毒、SARS-CoV-2以及SARS-CoV和MERS-CoV等相关病毒的关键文献;我们的计算模型和分析结果;以及从各种来源挖掘的内部数据。

我们开发该门户的目的是避免重复的工作,并为具有某些药物研发专业知识但不具备进行整个过程的能力的研究人员提供必要的支持。有了这个入口,我们可以帮助维持这些研究者的努力,直到他们达到转化其成果的某些临界点。

GHDDI还建立了一个基于阿里巴巴云的人工智能平台,帮助研究人员筛选抗COVID-19的分子。该平台为全球抗病毒研究人员提供了强大的高端计算能力,使他们能够运行药物研发应用程序,如我们基于AI的建模过程。我们也正在同学者们分享我们的ReFRAME药物再利用化合物库。

你在未来十年最大的目标是什么? 你在美国成立了生物科技公司。你会在中国开办新公司吗?

未来几年内不会。清华大学药学院和GHDDI还处于成长阶段,我想在它们身上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创办公司是我熟悉的事情,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只要你有好的研究和实际的影响,进一步的转化自然会发生。因此,我最大的目标,依然是希望能鼓励更多的组织和机构去复制我们在GHDDI和清华药学院正在进行的活动。这并不是说我不会专注于自己的研究或转化工作。但我想把我的主要目标定在去实现一些我从未做过的事情。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GHDDI和清华的行列,这些活动将对全世界产生更大的帮助。.

本文由Cici Zhang为C&EN译为中文。英文原文点击此处

X

Article:

This article has been sent to the following recipient:

Leave A Comment

*Required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