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3 /3 FREE ARTICLES LEFT THIS MONTH Remaining
Chemistry matters. Join us to get the news you need.

If you have an ACS member number, please enter it here so we can link this account to your membership. (optional)

ACS values your privacy. By submitting your information, you are gaining access to C&EN and subscribing to our weekly newsletter. We use the information you provide to make your reading experience better, and we will never sell your data to third party members.

ENJOY UNLIMITED ACCES TO C&EN

Pharmaceuticals

随着冠状病毒的爆发袭击中国的合同研究机构,生物技术公司正在考虑应急计划

该行业依赖中国公司提供化学服务的现象现在备受关注

by Lisa M. Jarvis
February 17, 2020 | APPEARED IN VOLUME 98, ISSUE 7

 

09807-scicon40-wuxi-cn.jpg
Credit: WuXi AppTec
Many US biotech firms rely on Chinese firms like WuXi AppTec, pictured here, for drug discovery services.

请访问cenm.ag/chinese或关注ACS微信订阅号获取更多《化学与化工新闻》的中文内容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目前被官方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疫情的爆发,并呈持续扩大趋势,相关工作在中国的停工事件让人们开始关注西方生物科技公司对中国合同研究机构(CROs)的依赖。这种情况已经促使一些处于初创期的公司和支持他们的风险投资公司重新考虑他们的应急计划——尤其是在化学服务方面。

生物技术公司曾预计春节假期将会带来(服务)延迟,到目前为止,由于疫情爆发而实施的旅行限制只将工作时间的差距延长了一周。但是,随着病毒继续传播——据中国当局称,截至2月13日,已有超过60100人感染,1400多人死亡,其中大部分在中国——一些依赖中国的生物技术公司开始担心他们的项目会被搁置多久。

很多人关注的是中国最大的合同研究机构——无锡药明康德(WuXi AppTec)。虽然该公司的许多业务都在上海,但其小分子研发团队却在SARS-CoV-2疫情爆发的武汉。

以色列生物科技公司Metabomed的首席执行官西蒙•博蒂(Simone Botti)说,他的公司与无锡药明康德(WuXi AppTec)在武汉的化学团队合作了三年。在这段时间里,合作伙伴双方形成了一个紧密的团队。他们经常一起出去喝啤酒、交换分享照片。就个人层面而言,“我们现在真的很担心他们,”他说。

C&EN has made this story and all of its coverage of the coronavirus epidemic freely available during the outbreak to keep the public informed. To support our journalism, become a member of ACS or sign up for C&EN's weekly newsletter.

但是在商业层面上,Botti担心他的公司是否有能力推进某些药物研发项目。尽管Metabomed迄今已筹集了约3,000万美元资金,并制定了业务连续性计划,但它的备用合作伙伴也在中国。随着它的B计划受到影响,“这是一个关键事件,”Botti说,“这对我们遵守研发项目进程时间表的能力来说是一个挑战,所以我们将每天关注(疫情的)情况。”

2月12日,无锡方面表示,除了武汉以外,其它所有工厂都已恢复运营。而武汉工厂也会在“当地政府法规允许时重新开放”。一些客户被告知2月20日武汉地点可能恢复工作,但无锡药明康德也在努力将项目转移到其它地点。

尽管如此,一些生物科技公司的高管仍然担心,随着像无锡这样的生物科技公司处理他们的积压订单,最小的客户将在优先名单上处于最后的位置。这种情况已促使一些初创企业寻找其它合作伙伴,尽管高管们承认,美国和欧洲的化学服务业已今不如昔。

Octagon Therapeutics是一家处于种子(起步)阶段的生物技术公司,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实验室中央孵化中心。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艾萨克•斯托纳(Isaac Stoner)说,该公司的大部分化学原料都来自中国和印度的合同研究机构。同许多种子(起步)期的公司一样,Octagon的资金只够完成一组特定的阶段性里程碑式项目——可以维持几个月,而不是几年,Stoner说。

决定了“我们不会心存侥幸”后,艾萨克•斯托纳已经与一个二级化学合作伙伴签约,即马萨诸塞州沃本市(Woburn)的CreaGen Biosciences公司。斯托纳说:“未来我们将在国内建立一个二级供应链,我们不会是唯一这样做的公司。”“我认为,这可能会导致人们在思考如何开展这类外包工作方面出现重大变化。”

CreaGen的总裁Raj Rajur说,他已经收到了很多初创公司类似的询问,以至于公司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个通知,引导访问者联系到正确的负责人。过去一周,该公司新增了三家寻求填补工作空档的新客户。Rajur说,公司目前正在招聘额外的员工,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

“我不知道它是否只是暂时的,但我希望它能持续下去,”Rajur说。

与此种情况类似,英国服务提供商RxCelerate董事长大卫•格兰杰(David Grainger)表示,几家公司也与他们进行了接洽,希望能找到一家备用提供商,以备中国合作伙伴进一步推迟复工。

生命科学风险投资公司Atlas venture的合伙人布鲁斯•布斯(Bruce Booth)表示,在他的公司,一年前就开始讨论关于生物技术行业对中国合同研究机构的依赖问题了,当时(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已开始升温。

他表示:“我们讨论了大多数处于药物发现初创阶段企业的应急计划”,包括确定替代服务商。“此次中国的危机进一步强化了(这种认识),处于不同地区的多个合作伙伴是很重要的关系,从而降低一些执行风险。”

X

Article:

This article has been sent to the following recipient:

Leave A Comment

*Required to comment